家暴父狂追亲情勒索 绿玫瑰怒:我是人,不是父母的私有物!

有没有那幺一个人,与你的关係很近
近到可能是血亲、可能是配偶
但他们对你来说,就像是沾染到最喜欢衣服的沥青
如此黏稠、烦人、挥之不去?
 

文/焦糖绿玫瑰 caramelgreen

有没有那幺一个人,与你的关係很近,近到可能是血亲、可能是配偶,但他们对你来说,就像是沾染到最喜欢衣服的沥青,如此黏稠、烦人、挥之不去?

一开始,你曾经尝试用各种方式,洗去这一身汙黑沾黏,可是,不管用什幺清洁,它总是狠狠扒牢,留下那个难看的印子,甚至,有一度,你打算放弃挣扎,认命地与沥青共存,维持书里写到的恐怖平衡,而,镜子却老是反射出,你每次看到那件衣服时的郁郁寡欢。

慢慢地,出现一些贵人来提点你,这沥青都染到纤维里,想穿也不能穿,这幺让你困扰、不开心,「就应该把那件衣服丢了!」对,切掉连结!这幺简单的道理,你我不是不懂,但面对与血亲诀别,轻重程度还是比丢掉衣服来得深太多。

然而,这些老爱用亲情勒索来綑绑你的人,哪是什幺容易摆脱的?当你决心断捨离,不管过了多久,他们都用一种友善、可怜的眼光与语气,来干扰这已经清闲的生活,你才发现自己太晚切割,那件因为捨不得,而被放入柜子的衣服,早在视线以外,沾染到其他的东西。

我当初把受暴经历写出来,从3岁当目睹儿,写到自己变成攻击目标,正是为了疗伤,并让社会大众知道家暴的可怕与影响,甚至我希望让大家知道,生活在家暴家庭的原貌是什幺样子,为什幺被害者会愤世嫉俗?因为他们长期受到极为巨大的精神压力,这种动不动就开骂、开打的日子,会导致当事人无来由的自卑与判断失準。

「检视伤口、切除腐烂才能治癒」,但无论如何,我不希望自己的文章带给家人困扰,所以隐去了所有当事者的个资,就算是那个动手的恶魔,我也不曾试图利用网路力量来反制,天晓得,多少人向我问过父亲的资讯,说要肉搜他出来,都被我挡下来了,这是我仅存的温柔与保护,但父亲似乎仍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固执地,继续纠缠我。

先前早已说过:「躲爸爸还是养孩子,总得选一个!」我不是一个人,不能一人饱全家饱,所以我选择后者,虽然早就发现父亲在关注焦糖绿玫瑰的动态,但我行得正、坐得直,以为自己不揭露他的身分,他也没有愚蠢到逼上这一步,或许,低估了他的执念,可我并不后悔,全职写文是我养活自己跟孩子的方式,不能放弃!

父亲不顾专栏、脸书粉专、Line@是公开园地,任意留下找女儿、关心女儿的讯息,就如同当年我组织歌迷团队,在Live House办演唱会活动,他却到场闹事,向工作人员讨女儿一样,只顾彰显自己的悲情,完全不管人家的活动能不能顺利进行,这算什幺爱孩子?做作而已!天知道这多丢脸?那些歌迷都是以我为首,他这样一搞,我还有脸待下去吗?真是谢谢那永远在摧毁孩子努力的父亲。

我好不容易清静了几年,这位老人家,从来不想想自己做了什幺,导致全部亲朋好友不敢连络,永远只会怪罪、猜忌他人,搞得人家天翻地覆还装无辜,试图拿金钱来诱使孩子回头,殊不知,我老早抱持着必死的决心离开那座地狱,一个人指他有病,或许要听听双方说法,全部人都逃离,那还要解释什幺?

父亲老向警方谎报我是20岁失蹤人口,我已经中年了,还养一个孩子,我拒绝再让这种不健康的关係残害自己,孩子不是父母的私有物,不是什幺物品遗失,就是被人强佔、要讨回来,我是人吶!我是独立人格啊!

我不会让你再为所欲为、干扰我的生活!

延伸阅读>焦糖绿玫瑰走过创伤的家暴史

★ 我是不婚妈妈「焦糖绿玫瑰」,唱片线记者出身,现职网路专栏作家。从小在传统菁英教育之下成长,心思细腻敏感的我,如何边工作、边教养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儿DAHLIA呢?期待与您分享我的坚持:「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」粉丝团、「焦糖绿。玫瑰caramelgreen」部落格。

父亲孩子玫瑰焦糖沥青衣服女儿生活家暴